为当贴吧吧主 一男子向baidu职员行贿宝马X5车

为当贴吧吧主,一男子向baidu职员行贿宝马X5车

为当上baidu贴吧吧主,北京市男子张维,向时任baidu贴吧事业部资深产物经营师、产物经营经理薛飞,行贿了3万元人民币现金,以及一辆价值超越70万元的宝马X5系列车。
因而,张维一审被判犯对非国有工作人员行贿罪,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半;而薛飞则被判非国有工作人员受贿罪,处有期徒刑1年半,缓刑2年。
2021年7月15日,北京市市海淀区法院披露了上述裁决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的2018年,薛飞从baidu在线网络技术(北京市)公司(下称:baidu)主动离任,跳槽到北京市字节跳动科技企业(下称:字节跳动)后,baidu以他违背竞业协定为由将他告上法庭。
北京市市海淀区法院后裁决,薛飞向baidu企业返还竞业限制弥补金21.63万元,并支付违背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应付的金钱55万元。
为当贴吧吧主 对价3万加一辆宝马X5
薛飞,1982年10月6日生,户籍在北京市市向阳区。2013年4月,入职baidu企业。曾任baidu贴吧事业部资深产物经营师、产物经营经理等职,他担任的工作内容包括制订、审核吧主上任及卸任等规定。
张维,亦出生于1982年,户籍地同样在北京市市向阳区。
检方指控,在2016年至2018年之间,薛飞利用职务之便,为张维当baidu贴吧的吧主给个协助。为此,2017年,张维送给薛飞人民币现金3万元。随后,张维又以分期付款的形式,送给了薛飞一辆宝马X5系列的越野汽车。
截止2019年4月案发之前,张维以首付款及向薛飞老婆陈瑶账户转账的形式,支付了70.21万元。
2019年4月19日,警方以知晓薛飞的车剐蹭事务为由,将其约至公安机关。
两天后,即2019年4月21日,警方将薛飞及张维传唤到案,予以羁押。不过同年5月29日,二人均取得了取保候审。
尔后,该案被北京市市海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北京市市海淀区法院在裁决书特别提到,张维是在“犯罪以后主动投案,照实供述所属于自己的罪状”,因而“系自首”。
baidu贴吧,又简称贴吧,始于2003年,baidu对其的定义是:
“贴吧的创意来自于baidu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结合搜寻引擎树立一个在线的交流平台,让那些对同一个话题感趣味的人们汇聚在一同,方便地开展交流与互相协助。贴吧是一种基于关键词的主题交流社区,它和搜寻严密结合,精确掌握用户需要,为趣味而生。”
网民们能够依据一人名(比方明星)组成一个贴吧,也能够依据一个事情,一部片子或电视,一款游戏,一家子企业,一个都会,辨别组成不同的贴吧。
贴吧的吧主是一个贴吧的治理者,其权力包括:吧主拥有baidu贴吧给个的吧主吧务治理工具的应用权;对吧内的不良内容与用户,有权删除了、封锁与拉黑;有权组建吧务治理团队,并录用、查核和罢免治理团队成员。
2021年7月18日,一位baidu的原资深职员通知经济察看网,在一些大的贴吧,如某某明星的贴吧,也比方由于恶搞讥嘲而兴起的“李毅大帝吧”,其吧主的事实影响力能够十分大,其能够成为某个领域的意见首领,也能够在肯定程度上上下事实生存中事势的进展,“并且有些贴吧是有内容营销作用的,买吧主来当,相似于这几年的买热搜关键词营销。”
薛飞旧事:跳槽字节跳动 被baidu拍摄视频照片及发送快递取证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桩刑事案件出现了先后,2019年,薛飞和baidu另有一场对于竞业限制的民事官司。
北京市市海淀区法院披露的裁决书显示:
2013年4月,薛飞入职baidu有限公司。2016年,薛飞和baidu续签《劳动合同》,期限是自2016年6月30日起至2019年6月29日止,双方商定了保密与竞业限制条款。
2018年9月7日,薛飞从baidu离任,并于当日签订了《保密及竞业限制义务奉告书》,载明薛飞的竞业限制期限为2018年9月8日至2019年9月7日,baidu企业每个月向其支付24030元的竞业限制弥补金,并将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
离任之后,baidu依照商定向薛飞支付了竞业限制弥补金;至双方兴讼之前,共支付了9个月的竞业限制弥补金,税前共计约21.63万元,税后约为19.20万元。
baidu有限公司称,他们在2018年10月至11月间,发现薛飞并无恪守竞业限制协定,而是跳槽到了拥有今日新闻、抖音等产物的字节跳动企业。
baidu“提交了2019年1月28日、2019年2月26日、2019年3月21日、2019年3月26日、2019年4月16日其拍摄到薛飞前往字节有限公司办公场合的视频文件、照片予以证实。视频显示薛飞进入了标有‘字节跳动’标识的办公场合”,“亦提交了EMS快递单,显示于2019年5月8日向薛飞快递了文件,地址为北京市市海淀区海淀大巷27号天使大厦5层,单位称号为字节跳动企业,该快递单显示已签收”。
在诉讼中,baidu还提交了“baidu今日新闻竞争”的网页打印件、“今日新闻进军搜寻引擎挑战baidu”的头条网页打印件,以及字节企业提起诉讼baidu企业不合理竞争的提起诉讼书,以证实两家企业之间的确存在竞争关系。
因而,baidu以为,薛飞在2019年9月7日离任后即入职字节企业,违背了竞业限制义务。
不服仲裁 baidu持续将薛飞上告
baidu提出,薛飞应向baidu返还及抵偿约113万元,这包括支付违背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应付的金钱865080元,返还竞业弥补金216270元,支付违约保密业务抵偿金5万元;并要求薛飞持续实行保密义务。
薛飞承认,他在2018年9月下旬入职了字节跳动有限公司,但于2019年4月尾从字节跳动有限公司离任——如前所述,2019年4月21日,薛飞由于触及贴吧吧主的贿赂案件,已被警方羁押。
关于返还的竞业限制弥补金,薛飞以为应依照其税后实际收到的金额计算,即约19.20万元。关于违背竞业限制义务违约应付的金钱一节,baidu是主张依照《劳动合同》的商定,以竞业限制弥补金的三倍数额支付违约应付的金钱,即865080元;薛飞称其不知晓《劳动合同》的违约条款,且该违约应付的金钱数额太高,申请法庭酌情调整违约应付的金钱数额。
在该次诉讼之前,双方实际上曾经在北京市市劳感人事争议仲裁委会进行了仲裁。
仲裁的后果是:
一、薛飞依照《劳动合同》商定持续实行保密义务;二、返还baidu企业曾经支付的竞业限制弥补约19.20万元;三、支付baidu有限公司违背竞业限制违约应付的金钱55万元。
baidu企业不服仲裁判决,向海淀区法院起诉。
最终,海淀法院裁决:
薛飞持续实行《劳动合同》商定的保密义务,并向baidu返还竞业限制弥补金约21.63万元,以及支付违背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应付的金钱55万元。
等于这场诉讼下来,baidu让薛飞又多掏了2万多元的弥补金。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社会

全国独创!星期六,省委书记、省长初次以这一身份亮相

2021-6-30 12:47:31

社会

终于能够上奥运赛场了 旗手赵帅:有点小冲动

2021-6-30 12:47:37

⚠️
央法传媒网”或“央法传媒”或带有央法传媒网和央法传媒的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其版权均属央法传媒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央法传媒网”,否则,央法传媒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5 用户总数
  • 16305 文章总数
  • 99453 浏览总数
  • 0 今日发布
  • 581 稳定运行
立即加入

加入央法传媒网VIP,迅速提升知名度,使你的利益最大化,快速获取优质信息和法律专家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