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捐献”抵偿款:蹂躏法律的小丑,必需谢幕

不是江秋莲需求那近70万的抵偿补偿丧女之痛,而是刘鑫需求用这近70万抵偿做出“人性证实”,证实本人有悔意,在“赎罪”
去年12月30日,江歌母亲江秋莲和刘鑫生命权纠纷案等来了终审宣判,刘鑫需抵偿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万元及精神侵害抚慰金20万元。没想到的是,刘鑫却在网上搞起了“捐献”。
2023年1月2日晚,刘鑫在微博发文称,“假如有人情愿帮我,我叩谢你们,我会一笔条记下,心愿有机会回报。”这篇报道开通了打赏,有数百人次对该报道进行了现金打赏。之后江秋莲发动告发,请求治理员封闭其账号。接着,刘鑫开通打赏的报道封闭打赏功用,刘鑫发文称赞助会全都归还。现在,刘鑫曾经被微博官方“永恒禁言”。
案件历时6年,曾经走到终审裁决,刘鑫竟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悟,还空想靠所属于自己的“铁粉”过日子,用“捐献”来执行法院的裁决。这是以众筹的形式蹂躏法律尊严,拉着“打赏”的网友来粉饰所属于自己的错误。
二审裁决是终审裁决,也是自宣判之日即刻生效的法律文书,它具备“既判力”与执行力。尊重裁决的“既判力”、实行生效法律文书是国民的法定义务,不执行裁决就是咱们常说的“老赖”。但是,刘鑫被断定“锁门”招致江歌“无法进入所属于自己的公寓而失去能够进入所属于自己的公寓防止损害出现了的机会”,却还在企图绕开生效的法律裁决,煽动所属于自己的粉丝替所属于自己的差错“埋单”。
事发6年多,刘鑫作为年轻的健全人,有手有脚,有劳动才能,哪怕送外卖、当保洁,也不至于一分钱都赚不到,也不至于一分钱都抵偿不出来。然而,6年来,刘鑫却没有为江歌妈妈主动偿付一分钱。挨到终审裁决了,反而大大咧咧地玩起“捐献”,煽动所属于自己的粉丝来付钱,让粉丝为这场闹剧付上演费,刘鑫把对法律、对法院的轻蔑写在了脸上。
值得一说的是,这场漫长的闹剧,也让刘鑫吸粉无数,他们不只情愿为刘鑫的“真性格”埋单,甚至还构成了相似于粉圈的打投、“反黑”、告发、唾骂、网暴等一揽子服务。在此之前江秋莲就长期遭逢刘鑫粉丝的谩骂、攻打,或许被逼着“晒账单”。刘鑫这些年来的嚣张,与她背后的这些支持力量有着莫大关系。裁决后,刘鑫悍然以“捐献”形式来挑战法律,也印证了这股网络势力的强大。这一次,微博官方对刘鑫“永恒禁言”,堪称亮出了显明的立场。
设立法律,是为了修复被损伤的社会关系。没有抵偿,何来忏悔?没有忏悔,何来饶恕?没有饶恕,何来被修复的社会关系?要明白,不是江秋莲需求那近70万的抵偿补偿丧女之痛,而是刘鑫需求用这近70万抵偿做出“人性证实”,证实本人有悔意,在“赎罪”,以及证实本人另有一分良心。
案子拖了许久,终于等来终审裁决,这代表了司法机关的明确立场: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司法裁决弘扬了世间正气,抨击了丑陋自私。然而,时到如今,小丑却不肯谢幕,还企图赖在舞台中央收割流量,演出丑剧,这是不能容忍的。
成都商报-红星头条特约 克鲜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
央法传媒网”或“央法传媒”或带有央法传媒网和央法传媒的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其版权均属央法传媒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央法传媒网”,否则,央法传媒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513567 用户总数
  • 19897 文章总数
  • 1203852 浏览总数
  • 0 今日发布
  • 1123 稳定运行
立即加入

加入央法传媒网VIP,迅速提升知名度,使你的利益最大化,快速获取优质信息和法律专家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