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百年岁录!佩洛西“交班人”为什么继续难产?

九轮投票纪录已被打破
完结了创纪录的“五次投票选议长”的一天后,美国“三号人物”、众议院议长的国会票选也曾经破天荒地进行了11轮。
当地时间1月5日晚9时许,美国众议院共与党人在当时那天的投票中第一次达成一致,决断休会到第二天中午。这象征着,在“国会山骚乱”行将迎来两周年岁念日之际,第118届美国国会延续三天投票,仍未决出取代佩洛西的新一任众议院议长。
“咱们已不能再称它为百年岁录。”美国有线电视头条网(CNN)评述道。1923年众议院议长推举的九轮投票纪录被突破,这已经是164年以来继续时间最久的一次议长推举。21名回绝投票给众议院共与党首领麦卡锡的共与党人,甚至有可能协力追逐1859年的纪录:44轮投票。
少数民主党众议员花式携带爆米花入场“吃瓜”。共与党人盖茨在1月5日唱名表决时喊出唐纳德•特朗普的姓名,引发一阵轰笑。担任计票的书记员谢丽尔·约翰逊处变不惊,被美国网民调侃“比不上选她当议长,至少她干好了所属于自己的活儿”。但真正身处言论焦点中心的,仍是57岁的麦卡锡。
当地时间2023年1月5日,美国华盛顿特区,众议院共与党首领凯文·麦卡锡在国会大厦第7次失败的议长推举后站在众议院会议厅里。图/视觉中华人民共和国
七年多之前,麦卡锡曾十分靠近议长席位,但因未能得到极右翼自在核心小组及其余共与党人支持,在最后一刻退出竞争。七年后,麦卡锡是众议院共与党人中无可争议的首领,并得到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他信念满满,却受到自在核心小组中一小局部强硬派议员的阻击。如何惬意极少数议员的要求,又不侵害众议院议长与本党的利益,似乎是一个不成能实现的任务。
“塔利班 20人”的搅局
选不出议长,众议员们不能宣誓就任、开端工作,只能一轮轮投出议长……这类凌乱的场面,其真实中期推举完结时就已势必。
历史上绝大多数中期推举,总统所在的政党城市失去席位。因此,共与党人早就期待在2022年11月迎来一场“红色浪潮”。最终,他们夺回了众议院,但也仅此而已:民主党人胜利维持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并将众议院的损失降到最低。共与党的多数席位,仅仅比多数门槛的218票多出四席。换言之,在议长投票中,麦卡锡最多只能承受来自本党的4票“背离”。
失利的缘由七嘴八舌。但能够确定的是,得到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背书、在党内初选中极具战役力的极右翼候选人,在推举中没有普遍得到选民的青睐。但他们毕竟仍是选上了一局部。本届众议院共与党自在核心小组成员超越40人,此中多数否认2020年总统推举后果,并强硬不同意和民主党人达成任何妥协。
作为资深众议员、过去四年的众议院少数党首领、唐纳德•特朗普的巩固支持者,麦卡锡在2021年“国会山骚乱”之后试图维持党内建制派与唐纳德•特朗普派极右翼之间的谐和。在强硬派看来,这叫脆弱与“出卖”。共与党高层信息人士说,这些人不承受、也不信赖麦卡锡。另外一边,支持麦卡锡的议员则将这个强硬派小群体称为“凌乱核心小组”与“塔利班 20人 ”。
这是一幅简化后的图景。相比众议院212位民主党议员在11轮投票中团结一致投给他们的新首领杰弗里斯,麦卡锡及其副手、众议院共与党党鞭斯卡利斯,一轮又一轮地与强硬派小团体会谈。问题在于,约20位不肯给麦卡锡投票的议员们,并不是一个团结的群体,他们的诉求各不相同。
投票半年又何妨
1月4日到5日,被视为强硬派实际首领的唐纳德•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连发多条信息,号召本人在众议院的支持者将票投给麦卡锡,以免“把伟大的成功变为使人尴尬的失败”。但是,一贯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强硬派议员们并未扭转态度。议员博伯特甚至回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需求通知麦卡锡:先生,你得不到选票,是时候退出了。”
这些强硬派议员最普遍的诉求触及众议院的顺序规定。众议员唐纳兹、罗伊等人提出,心愿麦卡锡扭转众议院的议事规定,容许任何一名议员发动动议,就能否罢免议长进行投票。唐纳兹是最近几轮议长投票中得票数仅次于麦卡锡的共与党人。罗伊则称,假如这一关键问题得到处理,“可能带来10张选票”。
容许任何议员对议长发动不信赖投票,是美国众议院不断以来的规定,直到2019年在来自民主党的议长佩洛西的主导下扭转,要求只管在得到一个政党多数支持的情况下,能力就罢免议长进行投票。麦卡锡在本届议长投票前对强硬派承办,将容许任意五名议员联结发动不信赖投票,但强硬派心愿将门槛降回一名议员。
这些议员还要求取得更长的法案审读时间,更宽泛地使用容许一般议员发动法案修改案的“开放规定”,以及为自在核心小组成员在众议院规定委会等关键委会与小组中调配更多的席位。这些前提诚然是为了减弱麦卡锡的权力、保持极右翼对麦卡锡的罢免要挟,但也是在为一般议员争取权力,因此得到了肯定共识。
1月5日,最初在投票中支持麦卡锡的众议员斯帕茨延续投下“出席票”(不抉择任何人)。她示意,一些共事对议事规定有不同看法,心愿众议院“以不同的形式运作”。
在1月3日、4日的投票中掉败后,麦卡锡方面已许可在规定问题上进一步让步。依据1月5日的会谈后果,每一位议员都有权力对议长发动不信赖投票。麦卡锡还承办给议员们72小时的时间浏览一项法案,而后再进行表决。但5日晚些时候,麦卡锡又示意,同强硬派的会谈不会触及众议院各委会关键职位的替换。
规定问题以外的会谈则触及更详细的议题。据美媒文章,麦卡锡方面已许可强硬派的要求,会就边境人身安全法案与一项对众议院议员履行任期限制的举措进行表决。
另外,和麦卡锡结盟的竞选筹款团体“超级政治举动委会”也已作出承办:不会在共与党必胜的“人身安全选区”的党内初选中投入资金;换言之,也就是不会对那些强硬派议员的党内初选发动挑战。至于陈词滥调的“封闭当局仍是进步联邦债务上限”,强硬派已提出“毫不能容许民主党当局进步债务上限”的要求。
剖析指出,这些议题都不是最近才刚刚提出的。2015年时任共与党籍议长博纳迫于强硬派的压力而辞职,麦卡锡因缺乏党内一致支持而退出当时的议长竞争,就与这些僵持不下的议题相关。如今,共与党内的意识形状分歧进一步加剧,让“老问题”显得更难处理,即便唐纳德•特朗普亲身露面也杯水车薪。另外一方面,尽管此次众议长票选已僵持三日,共与党平和派与民主党人都无意进行跨党协作处理问题。
共与党信息人士走漏,麦卡锡方面估计,出于意识形状或个人态度缘由,可能有四五位议员从头至尾都不会扭转他们的抉择。这象征着麦卡锡必需惬意其他所有人的要求,能力勉强达到218票的多数门槛。但这其实不简捷,不在前述“四五位”之列的强硬派议员诺曼曾经示意,假如有必将,他不介意投上六个月。
“多数遵从少数”?
遭逢屡次挫败后,麦卡锡于当地时间1月5日晚分开国会山时,似乎仍保有信念。面临,他用本人曾在众议院发达创纪录的8小时演讲开起打趣:“显然我喜爱发明历史,假如还需求更长的时间也不妨事。”参观会谈的麦卡锡方面议员亨利则示意,会谈与投票“每一一次都比上一次更踊跃,是十分好的迹象”。
来自强硬派的声响则齐全相反。发誓“永远不给麦卡锡投票”的众议员盖茨称,麦卡锡曾经是一个“绝望的人”,由于他的票数始终在下降,从203票到201票,再到1月5日最后的200票。很难说能否会有更多对麦卡锡感应失望的议员,在6日及之后投出更多“出席票”。
不过,“出席票”可能有妙用。思考到一些强硬派无论如何也不会投给麦卡锡,有平和派共与党人期待将来的会谈能说服一局部强硬派抉择“出席票”而非投给其余人。依照规定,“出席票”添加将象征着多数票的门槛降低。但此中也有危险:假如“出席票”超越11张,多数票门槛将降低至212票,团结一致的212位民主党人将把他们的首领杰弗里斯送上议长席。
对麦卡锡而言,最关键的是,他简直已没有持续向强硬派让步的空间。支流共与党人在指摘他为了取得议长席位而一直放弃“议长本应拥有的权力”。麦卡锡自己也意想到了这一点。他示意,本人曾经拥有党内90%的支持,“我从未见过10%的人会管制90%的人”。
但是,“多数遵从少数”的场面曾经出现了。2015年辞职的共与党议长博纳曾将强硬派称为“政治恐惧分子”。美媒评述道,即便麦卡锡最终博得议长投票,他也将是近百年来最为脆弱的议长,“在任但简直没有什么权力”。
麦卡锡将无法团结众议院共与党人与民主党人就债务上限与当局估算达成买卖,被强硬派管制的规定委会、一直由单个议员发动的对议长不信赖投票、被拉长的法案审读时间,将使众议院堕入无休止的争持而无所收获。两党都无法从瘫痪的国会中获益,但民主党人会试图把这场闹剧转化为2024年大选的成功……
不过,这一切的条件是,麦卡锡能赢下众议院议长票选。万一在漫长的投票后,麦卡锡仍是无法当选,甚至被迫再次放弃议长竞争,共与党内又有谁能成为各方公认的首领呢?有文章称,党鞭斯卡利斯曾经做好了预备,他被强硬派以为“比麦卡锡更真挚一些”。
:曹然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
央法传媒网”或“央法传媒”或带有央法传媒网和央法传媒的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其版权均属央法传媒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央法传媒网”,否则,央法传媒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513567 用户总数
  • 19898 文章总数
  • 1211462 浏览总数
  • 0 今日发布
  • 1133 稳定运行
立即加入

加入央法传媒网VIP,迅速提升知名度,使你的利益最大化,快速获取优质信息和法律专家解答!